◆ 01
我一直期望着跨年的时候,我们能有机会一起看着烟火倒计时,然后在跨年钟声响起的那一瞬间,拥个抱接个吻什么的。

2013年跨年。舍友们出去开了个房间,看跨年晚会,唱歌,等等。我对某人说,我们也一起跨年吧。

他说,好啊。

然后抱上了电脑,把我带到了实验室。

“你挑个电影,我们一起看好了?!?/p>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挑了个《爱在黎明破晓时》系列。

看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他心不在焉。

“怎么了?”

“电影太无聊了?!?/p>

我的兴致也不是很大,便说,你看你自己喜欢的吧,我看这个。

他就开心地去看不知道什么科幻片去了。

看完电影之后,他说,不早了,回寝室吧。

我说,这就回啊。

他不解,不回待会宿舍关门了啊。

我默默把看零点的烟火熄灭在心底。

第二天看到他写了篇博客,其中有一句:“从13到14,这大概是我们一生一世的一个开始?!?/p>

好吧,我承认我又没用的感动了。

◆ 02

2013年1月4日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重大的日子,所谓千年或百年(或其他不知道多少年)难得一遇的“爱你一生一世”。

我像每一个恋爱中的小女生一样对这个浪漫的日子充满了期待与憧憬,早早在他耳边嘟囔。相信每一个初谈恋爱的小女生,总是希望把青春偶像剧里上演的风花雪月浪漫剧情,通通演绎一遍。

然而整个上午,他都窝在实验室里,不知折腾些什么。

被冷落的我自觉无趣,窝在寝室里看电影,大概是《失恋三十三天》一类。

下午三点左右,收到了某人的短信:“要不要出去逛逛???”

我没好气地回复:“逛什么?”

“今天是201314啊,这么好的日子,不过岂不是浪费了么?”

“原来你还知道啊……所以要去哪里?”

“你看呗?!?/p>

已经是半下午,只能在学校附近活动了。我看了一圈地图,选择了学校附近的一个不知道是寺庙还是塔的遗址的公园——西安有很多这种免费的遗址公园。所谓遗址公园,其实就是一个据说那里曾树立着拥有怎样怎样价值的建筑发生过怎样怎样宏大的历史事件而如今什么也看不到了只剩下刚栽的树木和不副实的名字的公园。

步行过去,大约二十分钟。公园里什么都没有,也不对,有在冬日里只剩下枝丫了的树,和一汪已经结成冰了的…冰。

也不是下雪天,没法儿不撑伞走着走着就到白头。

唯一的娱乐活动是我在冰上面蹦跶了一下,因为我想知道北方的冰有多厚。不过我也只敢在岸边试了一试。

嗯,还有什么呢,某人突然抱住了我…

◆ 03

七夕节快到了,我问某人打算怎么过节。某人正沉浸在他的《文明·太空》游戏中,遂头也不抬地敷衍了一句:你决定咯。

我对他撇了撇嘴:“算了,反正要上班,也没什么好过的?!?/p>

“是你要过节的,可是你又不想想怎么过……”某人嘟嘟囔囔。

我也就不再说话,免得又和他吵起来。

我不知道别的情侣是怎么打发各式各样的情人节的,红酒牛排小提琴,啤酒炸鸡醉花阴?反正对我们来说,逢年过节是最容易吵架的时候。

“那你要过节,我又不想过节,你要过节当然应该是你去想要怎么过??!”

“是我要过节,但难道不应该是你为我过节吗?每次都我想有什么意思…”

僵持不下,不了了之。

轻则出去逛逛,重则我一气之下买票回家。

我的生日是正月里,正是在家过年的时候。
◆ 04

我二十周岁生日的时候,他给我写了一篇长文,看起来诚意满满。

文章写在github里,打开的时候卡顿的费劲,而且那时候的我还弄不懂github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文章分了二十个部分,说算作给我的二十岁礼物。前几个部分表达了“生命中因为有我,幸福美满充实”,中间几部分表达了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对他的美好未来的畅想,后面将近十个部分——

是,我,曾,经,写,过,的,关,于,我,们,的,爱,情。

论女朋友是怎么被男朋友活活气吐血的。

过完农历生日后就是情人节了。那时候他已经回西安开始实习。

我本已经买好回学校的机票,在开学前一天——情人节的一个星期之后。

“你把票改了,提前过来嘛?!?/p>

“你把票改了,提前过来嘛?!?/p>

“你把票改了,提前过来嘛?!?/p>

某人又向我发起了他独家秘制的磨人总攻。

“你到底要我情人节去西安干嘛???!”

“求婚!”

吓得我一口汽水喷在电脑屏幕上,不仅如此,还吓得我做了一夜噩梦,梦见我二十岁就被逼嫁。

和往常一样,没有拗过他,花巨额改签了机票,因为他答应他帮我出那笔巨额差价。

要飞往西安的前一天——也就是情人节前夜,他在QQ上问我:玫瑰花要养在水里么?

“你就不能百度?。。?!非要问我么?。?!”

◆ 05

情人节的西安真TM冷啊。学校对面的国际村里,到处是卖到天价的玫瑰。他和同学住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小旅馆里,到他房间的时候看到了养在一个破烂水盆里的,一朵离枯萎不远了的,缩成一团了的可怜的玫瑰花。

他把花拿给了我。

再在包里摸了一阵,摸出一个指环儿,扭扭捏捏打算开始说话。

“你求婚不下跪???”我白了他一眼。

“哦,要下跪啊?!比缓蟆捌送ā币幌滤ス虻?。

“你会愿意嫁给我么?”谢天谢地,还好不是“现在嫁给我好么”。

并准备将指环给我套在手指上。

为什么说是指环呢?因为…就是一个其貌不扬的银色的环啊。

食指,太大。中指,太大,无名指,太大。小指,太大。大拇指,太小。

他一面试,一面望我。

“那个什么,你求个20遍婚以后再说吧?!?/p>

◆ 06

遇见某人之后的第一个生日,是我的20岁(虚岁)生日。在离生日还有三天左右的时候,他给我发了几个某宝链接。

“喜欢哪个?”

“……你为什么不直接买,非要让我自己挑呢。我选了之后,就没有惊喜了啊?!?/p>

“哦……”某人假装恍然大悟,然后问我:“所以你喜欢哪个?”

除了这个我自己挑的挂坠之外,某人还给我准备了一个亲手制作的小礼物,并且为我视频直播了它的制作过程。

而我迄今为止也没搞明白在一个硬纸片上镂刻上几个字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也因为我的生日和情人节离得很近,某人从来都是含糊着就把我的生日和情人节一同糊弄过去了。当我稍稍表示出抗议的时候,某人就会甩出他傲娇的必杀技:

『那你来我这,我陪你过?!?/p>

一副“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的”的臭不要脸。

index-icon-weibo index-icon-facebook index-icon-twitter github-1
wen-xin-2
? ??友情链接? ??| ? ?法律说明? ? ? ? ? 北京起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06-2016 ? ? ? ?京ICP备13007148号